<li id="rdwo8"><tr id="rdwo8"></tr></li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rdwo8"></sup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li>
    <div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• <menuitem id="rdwo8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    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鬼故事 > 长篇鬼故事

    成双

    小故事网 时间:2016-04-26 考薇

      直到三天之后,梁晓莉?#25237;?#33678;莎的尸体才被发现。她们的死状很惨,全都被挖掉了一只眼睛、切掉了一只耳朵,而且割去了一只手、一只脚。更重要的是,她们的腹部已经被剖开,里面成双的内脏都已经不见了一只。血流了一地,房间里散发着浓重刺鼻的味道,她们的身体被染成了悲惨而绚丽的花朵。

      梁晓莉的故事

      梁晓莉有一双漂亮的小腿,线条柔和,皮肤白皙。所以,她?#19981;?#31359;各种颜色的袜子,这样可以将别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小腿上。

      可?#20146;?#20174;住进这家忘忧湖宾馆之后,梁晓莉遇到了一点儿麻烦,是关于袜子的麻?#22330;?/p>

      清晨起床,梁晓莉发现自己那双最漂亮的桃红色袜子不见了,确切地说,是少了一只。余下的那只袜子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,看上去好可怜。

      梁晓莉当然不甘心了,她?#39068;?#20010;房间翻了一遍,也没有?#19994;?#21478;外那只袜子。可是,袜子怎么会消失呢?这种东西也没有人偷啊。无奈之下,梁晓莉只好翻出了另外一双斑马纹袜子穿了起来。

      事情并没有结束,第二天早上,梁晓莉发现她的斑马纹袜子也少了一只。余下那一只落在窗台上,像在等待着另外一只袜子。

      “见鬼了!”梁晓莉对着单只袜子大叫起来。然而,毕竟?#25925;且?#20986;门,她翻出了最后一双袜子,淡粉色蝴蝶结的。

      成双入?#25925;?#20998;,梁晓莉多长了个心眼儿,她可不能再让这双袜子凭空消失了。于是,她故意?#39068;?#21452;袜子压在了枕头底下,而且不时用?#32622;?#25720;。

      到了夜半三点多钟,梁晓莉感到全身发冷,不由醒了过来。她下意识地把手伸到了枕头下面,去摸那仅存的袜子,然而,她的指尖触到了——个冰冷而柔软的东西!

      借着月光,梁晓莉壮着胆子?#39068;?#22836;掀开了一条缝儿。她看到一只惨白枯瘦的手,正紧紧地握着她的一只袜子……

      杜莎莎的故事

      杜莎莎是个光彩照人的女人,自从她走进忘忧湖宾馆之后,众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。

      最引人注目的,?#25925;?#22905;耳朵上那对闪闪发光的耳坠。那显然是天然蓝宝石的,颜色仿佛深海一般,神秘莫测。杜莎莎也知道这对宝石耳坠能为自己增色不少,因此她走起路来的时候格外注意扭动脖颈,让那对蓝宝石耳坠不断地?#21619;?/p>

      然而,就在第二天早晨,杜莎莎吃惊地发现耳坠少了一只!

      杜莎莎大惊失色,她翻遍了整个房间,也没有?#19994;?#21478;外一只。如果是进了小偷,那?#20174;?#24403;两只一起偷走啊,仅偷走一只算什么?

      无奈之下,杜莎莎取出了另外一对耳坠,铂金月牙型的。这对耳坠也很抢眼,杜莎莎出门的时候依旧吸引了无数的目光。游玩归来之后,杜莎莎不忘把耳坠放在床头,而且摆得整整齐齐的。

      尽量如此,次日清晨,耳坠?#25925;?#23569;了一只!

      这下杜莎莎可真的心疼了,她打电话给包养自己的?#26179;蹋?#21741;诉了这几天的经历:“干爹,就怪你!你让我自己到这里游玩,现在你给我买的耳坠丢了,怎么办?”

      ?#26179;?#30340;语气明显有些不?#22836;常?ldquo;不是还有一对吗?回来以后再给你买新的。”

      杜莎莎无奈地叹了口气,挂断了电?#21834;?#22905;知道,电话那端的?#24515;?#30007;人并没有认真听自己的话,他不过以为自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再骗点儿首饰罢了。杜莎莎取出了最后一对耳坠,红宝石的,挂在了耳朵上。

      当天晚上,杜莎莎把耳?#25925;?#36827;了首饰盒,思来想去把首饰盒放在了床下。她想:?#35789;?#26377;小偷,也不会知道耳坠在床下吧?杜莎莎安心地睡了。

      午?#25925;?#20998;,杜莎莎感觉很不舒服,整张床不规律地?#21619;?#30528;。她诧异地坐了起来,借着月光,她明显感觉到床下有东西!

      “果然是小偷!”杜莎莎心里暗暗地说。她弯下纤细的腰,向床下看去。

      黑暗中,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!

      吴茗的故事

      吴茗看上去和普通女孩没有什么不一样,除了那对常年不会摘下来的手?#20303;?/p>

      是的,她每天都会戴着手套,黑色的、白色的;有花边的、无花边的。这次旅游,她带了三双最?#19981;?#30340;,准?#23500;?#30528;戴。

      然而,就在住进宾馆的第一个早晨,她发现一只白手套不见了。

      吴茗冷静地思考了一下,然后断定:可能?#20146;?#24049;昨天倒垃圾的时候不小心把其中一只丢掉了。她很淡定地换了另外一副黑色的,走出门去。

      然而第二天早上,黑色的手?#23376;?#23569;了一只。

      吴茗再次冷静地思考,她觉得可能?#20146;?#26202;洗脸的时候不小心把手套顺着下水道冲走了。于是她取出了浅金色的那副。

      第三天早上,又一只手套不见了。

      吴茗?#25925;亲?#22312;床上冷静地思考,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:这是怎么一回事?昨晚发生了什么,她完全不记得了啊!

      宾馆里的故事

      这是旅游旺季的第四天,一大清早,宾馆大厅里就聚了三位吵吵闹闹的姑娘。

      一位年轻可爱、皮肤白晳的,她脚上穿着两种不同颜色的袜子,声音叫得最高。

      一位身材苗条、美?#33046;?#20154;的,她耳朵上挂着一只耳坠,气愤地吵着要老板出面。

      一位安静苍白、楚楚可怜的,她手上戴着一黑一白两只手套,一直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    她们分别是梁晓莉、杜莎莎、吴茗,她们都要找老板讨个说法:为什么她们入住之后,每天都会丢东西,而且丢的都是成双物件中的一只?

      老板当然不会出面,只有前台一位服务员努力地安抚着姑娘们。她温柔、耐心地说:“本店绝对安全,请放心,这种问题我们一定会查清。各位丢了什么东西可以报失给我们,我们会负责到?#20303;?rdquo;

      三个女孩都沉默了,她们已经隐隐意识到,这件事情可能和普通的盗窃不一样,尤其是见到了枕下苍白之手的梁晓莉和看到床下绿色眼睛的杜莎莎。这时,杜莎莎甩甩手说:“算了算了,我们不过再住几天,希望不要再发生这种问题了。”

      然而,就当她们快要离开的时候,服务员突然张了张嘴,一副欲言?#31181;?#30340;样子。敏感的吴茗发现了这一点,她?#20040;?#30528;手套的手拉住了服务员:“这个宾馆,是不是有问题?”

      服务员的?#25104;?#39039;时变得苍白,她向四周看了看,然后压低声音说:“各位美女,我是实在过意不去,才?#39068;?#30456;告诉你们的。你们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啊,否则老板会?#27425;业摹?rdquo;

      果然有问题!三个女人顿时把服务员围在了中间。服务员一字一句地讲了一个叫作“成双”的故事。

      故事发生在大学校园里。一个叫双儿的女孩子来自于荒僻的小镇,她天真善良,对爱情充满了渴望。只是,她有点儿小问题?#33322;?#24536;。

      一开始,她的健忘吸引了很多男生,因为健忘的女人不会翻旧帐,也不会在意男生们?#20999;?#36807;往的情史。她成功地和校草级人物周超明恋爱了。周超明表白的话语非常美。他说:“双儿,我要和你成双,永远成双!”

      永远成双!

      和心爱的人永远成双,这是一个多美的梦啊。双儿幸福地和周超明在一起,并不在乎别人关于周超明的流言蜚语。?#30475;?#21644;周超明出门,都会有一群女人用?#22987;?#30340;目光看着双儿。可是双儿不介意,她很快就忘记了,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。

      然而,开心的日子终有结束的一天。某个假期,双儿和周超明一同来这个景区游玩,也住在了忘忧湖宾馆里。他们刚刚出门,突然一辆轿车飞快地向路边?#36824;?#26469;,马上就要撞到他们了。情急之下,周超明作为一个男生反而惊惶失措,?#25925;?#21452;儿?#34987;?#31435;断,把周超明扑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      不?#19994;?#26159;,双儿的双手被车子辗断了。

      住院那段时间,双儿不是不痛苦,但周超明的陪伴让她每天都感觉很辛福。而且,她的床头每天都会有一束白?#20498;澹?#35753;她的心被浪漫充斥着,她以为永远成双的?#20301;?#22312;继续着。然而,周超明看着双儿那断掉的双手,开始厌烦了,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和一个残疾的女人永远在一起的。他开始给双儿摆?#25104;?#32780;且暗示双儿:我们是没有未来的!

      但是双儿健忘,她会把周超明的?#30475;味?#35328;恶语都忘掉,继续以爱人的身份自居。

      终于,周超明再也受不了了,有一天他再也不来看双儿了。双儿每天躺在床上痴痴地等着,但除了床头那从没有停止出现的白?#20498;澹?#22905;什么也没有等来。康复之后,失去了双手的她只记得和周超明住过的那个房间,她在忘忧湖宾馆里住下了,无论谁劝也不走。她等啊等啊,直到有一天,她走下楼来,?#25104;?#33485;白,对宾馆老板说:“我终于明白了,这个世界上,不可能永远成双!”

     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?#21834;?#27425;日清晨,她的尸体被人发现在宾馆的床上。房间里所有成双的东西,全都不见了。

      “这件事发生的时候,?#19968;?#27809;来上班呢。但是据我所知,双儿的鬼魂一直徘徊在这里,时常有人能看见。以前的服务员都被吓走了。我毕业之后一直找不到工作,就硬着头皮留在了这里。”服务员难为情地说。

      “也就是说,是双儿的鬼魂取走了我们成双的东西,?#28909;?#34972;子、耳坠、手套?”梁晓莉的?#20174;?#26368;快。

      服务员点点头:“这种事经常发生,老板也很头疼。所以我们一向对此事保密。”

      三个女人的脸都吓白了,谁能想到开心的旅?#20301;?#34987;灵异事件毁了呢?

      服务员不无同情地说:“如果你们真觉得害怕,那就把房退了吧,多交的钱我都还给你们。”

      梁晓莉率先摇头:“不?#26657;?#34429;然?#20063;?#19981;想在你们这里继续住,但是过几天我男友就从国外回来了,他要到这里和?#19968;岷希?#25105;不能离开。”

      杜莎莎?#24808;?#20102;摇头:“我也不能走。我好不容易说服干爹,过几天他忙完了生意就来陪我。如果我用灵异事件吓他,恐怕他不会相信我。”

      吴茗沉默了一会儿?#19981;?#31572;道:“?#28909;?#22905;们都不走,那我也不走了。虽然我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但是人多力量大。”

      于是,三个女人都决定继续住下去。

      梁晓莉的故事

      入?#25925;?#20998;,梁晓莉睡不着。她反复地回想那个关于双儿的故事,越想越害怕。惊恐之中,她给男友打了一个电?#21834;?/p>

      男友的声音永远是那么温柔,他安慰道:“你别怕,我们要相信科学。再说,你和那个双儿无怨无仇,她不会来害你的。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。”

      梁晓莉全身一个激灵,她胡乱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?#21834;?#20854;实,男友说的不对,她做过亏心事,而且是很?#29616;?#30340;亏心事!想到这里,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腿,然后把五彩?#22836;?#30340;袜子褪了下来。

      在那漂亮的袜子之下,居然是一双惨不忍睹的脚!青紫色的伤痕密密地布满了她的脚,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伤了一样。其实,这双不能见人的脚,才是她一直穿着袜子的真正原因!

      这一切?#20174;?#19968;年前,当时梁晓莉刚刚考完了驾照,明明?#23548;?#19981;?#26657;?#21364;偏要开车上路。最过分的是,梁晓莉还很拉风地穿了一双鞋跟近十厘米的高跟鞋。她想要享受那种停车之后穿着高跟鞋下车的优雅感觉。

      然而,就是这双穿着高跟鞋的脚惹了祸——当她发现前方有人的时候,穿着高跟鞋的脚根本就踩不住刹车。刹那间,她想起了无数关于女人穿高跟鞋开车而引发的交通事故,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她的车子狠狠地撞向了一对情侣,女的奋勇地扑开了男友,但是她的双手被轧在了车轮之下。

      梁晓莉当时并不知道,自己撞伤的女孩叫双儿。她只知道,从那之后,自己的脚上开始莫名其妙地出现青紫色的伤痕,像是有什么人狠狠地抓伤了她。这些伤痕无法治愈,而且不断地增加,无奈之下,梁晓莉只能天天穿着袜子。

      直到今天,她才知道自己撞伤的女孩叫双儿,而且这个可怜的女孩就死在这忘忧湖宾馆里。现在,她能不害怕吗?

      杜莎莎的故事

      这个夜晚,注定无眠。杜莎莎洗完了澡,故作镇静地看了一会儿电视,但她的心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着。她抓起手机,给所谓的“干爹”打了个电话,撒娇地说:“干爹,你什?#35789;?#20505;来陪我啊?人家真的好想你啊!”

      “嘿嘿,宝贝你要乖啊。虽然现在咱们不能成双成对,但是过几天?#19968;?#20080;礼物给你的。”显然,?#26179;?#24182;没有在意杜莎莎的内心所想,他只想?#20204;?#25670;平所有事情。

      杜莎莎无奈地挂断了电话,内心深处不禁哀叹:“我为了钱而放弃了爱情,跟着这么一个老头子,真的值得吗?”这?#32844;?#21497;不禁勾起了她对前男友的回忆。可是刚刚回忆了一部分,她就感觉全身发冷,惊恐的感觉让她想要大叫出来。

      因为,她的前男友,叫周超明!

      是的,早在周超明和双儿交往的时候,杜莎莎就在网上结?#35835;?#21608;超明。当时,她虽然知道周超明有个女朋友,但是她自恃美貌,知道自己会成功的。于是,她自信得连双儿的相片都没有看过。

      后来,她听说双儿出事了。一方面,她为双儿的勇气而赞叹,而另外一方面,她?#25925;?#20915;定展开对周超明的攻势。很快,周超明就投入了杜莎莎的怀抱,再也不去双儿那里了。

      后来,双儿和周超明没能在一起,而她为了钱投入了“干爹”的怀抱,?#39068;?#20214;事抛在了脑后。

      本来嘛,这只不过是个横刀夺爱的小事件。但是直到今天,杜莎莎才明白:双儿居然死了,而且就死在忘忧湖宾馆里。

      现在,双儿随时可能出现,作为情敌的杜莎莎能不害怕吗?

      吴茗的故事

      今天很适合思考,因为这个夜晚很安静。吴茗把戴了手套的双手合在了一起,努力回忆今天服务员所讲的故事。

      吴茗从内心深处感到了同情:那个叫双儿的女孩真可怜啊,那个关于“成双”的梦想是多么美好啊,为什么要让它破灭呢?

      想到这里,吴茗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,她在寻找周围还有什么成双的东西。成双的东西似乎真的让人觉得可恨,它们相依相偎,仿佛在嘲笑?#20999;?#26080;法“成双”的人。吴茗越?#20197;叫?#22859;,但是房间里好像没有什么成双的东西了。她仔?#23500;?#24819;起来:梁晓莉的袜子、杜莎莎的耳坠,还有自己的手套,全都不成双了。

      吴茗无聊地对着镜子叹了口气。忽然,她发现了:眼睛、耳朵、双手、双脚,这不都是成双的吗?而且,她想起了自己的身体内部,许多器官不也是可以成双的吗?那么,大胆地猜想一下:如果双儿的鬼魂?#19981;?#21462;走成双的东西,那么,她会不会今晚出现,然后把大?#19994;?#30524;睛、耳朵、双手、双脚以及各种成双的器官都取走一只呢?如果是那样,人就死定了!

      想到这里,吴茗胸中豪气顿生,她走出了自己的房间,然后?#26469;?#21435;敲梁晓莉?#25237;?#33678;莎的门。她要告诉这两个女生:“小心点儿啊,小心今晚双儿会来取走你们身体上成双的部?#32844;。?rdquo;

      周超明和汪楠的故事

      这个夜晚,注定不平静。在一家高档俱乐部里,一个年轻而帅气的男人正在低头饮酒,一杯又一杯。他皱紧了漂亮的眉头,显然有心事。

      这个时候,一位很有气质的?#24515;?#30007;人走了过来,他要了一杯马爹利,然后递给年轻男人一支雪茄:“你好,我叫汪楠,看你有心事,可以谈谈吗?”

      年轻男人抬起头来,他显然有一?#20146;?#30340;话要说,?#28909;?#38754;前只是个陌生人,那还有什么不能讲的呢?于是他说:“你好,我叫周超明。感谢你愿意和我说?#21834;?#25105;是男人,但是我心里也有苦处。”

      “哦?”汪楠顿时很有兴趣,他燃起?#25628;?#33540;,静静地等着。

      周超明说:“当?#19968;?#22312;上大学的时候,我就很会谈恋爱。不是我吹牛,学校里很多女孩子都?#19981;?#25105;呢。我挑了一个叫双儿的女生,她很纯洁,很善良,更重要的是,她很健忘。她忘掉了我所有的不好,只记得?#19994;?#22909;。”

      “那你应当好好和她在一起啊。”汪楠吐出了一口烟。

      “问题是,我们遇到了车祸,她断了一双手。”说到这里,周超明露出很痛苦的表情,“我不可能与一位断手的小镇女孩结婚的,那会葬送?#19994;那?#31243;。而且恰好那个时候,我与一位叫杜莎莎的美女网友打?#27809;?#28909;,于是我就抛弃了双儿,?#25237;?#33678;莎在一起了。”

      “哦,?#37096;?#20197;理解。那你可以好好?#25237;?#33678;莎在一起啊。”汪楠又说。

      “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杜莎莎是个美女,所以她需要很多和美女相配套的东西,?#28909;?#39640;档化?#36924;?#21644;首饰。?#19994;?#26465;件怎么能满足她呢?很快,她就离开了我,然后跟了一个大?#26179;獺?rdquo;说到这里,周超明恨得牙痒痒。

      “哦,这真悲惨。不过,这?#37096;?#20197;作为一个激励你的事件,让你从此奋发。”汪楠又吸了一口烟。

      “奋发?”周超明冷笑,“如果?#22812;?#30697;地生活,那我现在怎么可能坐在高档俱乐部里,和你这样的?#26179;?#19968;起?#26579;疲?#25105;傍了个富?#29275;?#22240;为我长得帅嘛。而且我骗现任女友梁晓莉,说?#39029;?#22269;了,现在她还在一家叫作忘忧湖的宾馆里等?#19968;?#21435;呢!”

      听到这里,汪楠掐灭了手里的烟:“你这样就不对了。其实钱不?#20146;?#37325;要的,心才?#20146;?#37325;要的。”

      “嘿嘿,你们有钱人当然说风凉话!”周超明笑了,“我敢保证,你也不是什么好人,你肯定包养了一个美女什么的。对不对?”

      汪楠点点头,但是他的表情很郑重:“我确实包养了一个美女,但?#20063;?#19981;?#19981;?#22905;,我包养她,只是为了报仇。”

      “说说看!”周超明顿时来了兴趣。

      “?#20197;?#32463;去一所大学里参观。?#19981;?#19978;了一个很纯洁的女孩。她虽然长得不太美,但是她身上那种气?#36866;切?#22810;女孩所不具备的。说实在话,?#19994;?#26102;很猥琐地想要包养她,可是她面对金钱一点儿都不动摇,她说:‘我爱我男朋友,我不会做这样的事儿!’”

      “这种女孩太难得了!咱们得为她喝一杯!”周超明端起了酒杯,汪楠急忙给他?#23396;?#20102;酒。

      待周超明喝下之后,汪楠接着说道:“确实很难得,可是他男友根本不知道珍惜她。她出了车祸,那个男人不但不愿意照顾他一辈子,还和另外一个女人鬼混。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一方面我每天都送白?#20498;?#21040;女孩的床头,另一方面我时时地监视着那个负心男的动态。我要让他的未来变得很?#19994;?rdquo;

      听到这里,周超明突然愣住了,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。他指着?#24515;?#30007;人说:“你是……”

      汪楠站起来,晃了晃?#30772;浚?ldquo;你应该已经明白一切了吧?我之所以包养杜莎莎,就是为了把她弄到忘忧湖宾馆里,让她死无葬身之地。而我给你倒酒,就是为了用你年轻的生命给双儿陪葬!”

      周超明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,但是他的身体一晃,沉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汪楠静静地看着这一切,他依稀想起了那个女孩的笑,那?#21019;?#27905;、天真的笑。

      故事背后的故事

      清晨,服务员立在前台打了个哈欠,她想?#33322;?#22825;那三个女人又要来抱怨了吧?她们又要对我说自己丢了什么成双的东西了吧?

      然而,她们都没有出现。

      直到三天之后,梁晓莉?#25237;?#33678;莎的尸体才被发现。她们的死状很惨,全都被挖掉了一只眼睛、切掉了一只耳朵,而且割去了一只手、一只脚。更重要的是,她们的腹部已经被剖开,里面成双的内脏都已经不见了一只。血流了一地,房间里散发着浓重刺鼻的味道。她们的身体被染成了悲惨而绚丽的花朵。

      服务员被这一幕震惊了,她想起另外一位房客吴茗,她会不会也被下了毒手呢?服务员急忙来到吴茗房前,试图用备用房卡打开房门。然而,房门一动也不动。这个善良的女孩着急地叫道:“客人!客人!你还好吗?”

      房间里,吴茗正静静地坐着,她显然听到了服务员的声音,可是她动也不想动。她伸出了自己的手,然后猛地摘掉了手?#20303;?#39039;时,两只血肉模糊的手?#35835;?#20986;来,而且手腕处还明显留有断裂的痕迹。吴茗摸着自己的手腕说:“我记性很不好,我无论如何也记不得,?#19994;?#25163;怎么伤成了这个样子,害我只能天天戴手?#20303;?#32780;且,我也记不得?#19994;?#21517;字,?#20197;?#26469;到底叫什么?”

      门外,服务员的声音越来越大,她叫道:“客人!那个叫双儿的女鬼又出现了!她有没有取走你什么成双的东西啊?”

      双儿!这个名字在吴茗的脑海里震了一下,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于是她掀开了床板。顿时,浓重的血腥味传了出来。在那里,有彩色的袜子,有高档的耳坠,有她自己的手套,还有各种不成双的人体器官。

      吴茗笑了:“我终于想起来了,?#19994;?#21517;字是双儿!”

    分页:1 2 3 下一页
    故事精选
    新六合皇
    <li id="rdwo8"><tr id="rdwo8"></tr></li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rdwo8"></sup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li>
    <div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• <menuitem id="rdwo8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li id="rdwo8"><tr id="rdwo8"></tr></li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rdwo8"></sup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li>
    <div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• <menuitem id="rdwo8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dnf帕拉丁 恶龙传说怎么玩 排列5开奖号码 最大的网上棋牌 亲朋手游棋牌下载 韦斯卡足球俱乐部球衣 悉尼fc对珀斯比分预测 牛仔和外星人送彩金 北京pk10历史号码统计 广西快乐10分结果分布图 广东11选5计划数据 利发国际欧洲厅手机版 迷你世界下载九游版 异域狂兽投注 福利彩票开奖号码 彩票极速快3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