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rdwo8"><tr id="rdwo8"></tr></li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rdwo8"></sup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li>
    <div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• <menuitem id="rdwo8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    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爱情故事 > 伤感爱情

    遗失的地老天荒

    小故事网 时间:2016-04-05 涛声依旧

      我坚信我会和沐梓重新遇见,重新相识。在地下铁,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在她画展举行的某个城市……

      一开始,我以为她是一个流浪文青。每天,她都坐在地铁站大厅的同一个地方,表情认真地看着来往的行人,带着些许的迷惘。

      渐渐地,开始注意看她。二十岁上下,明亮的眼睛,小巧的鼻,五官清丽。柔软的长发大部分时间披在肩上,有时也挽成一朵花。只是,嘴唇总是没有血色,让人不由得揣测她是藏在地下的幽灵。有时候,我很佩服她的勇敢,比我勇敢。起码,我还要为了一日三餐在自己不?#19981;?#30340;公司混日子,不敢做丝毫的游离。

      那天周末,公司安排聚餐并包房唱K,我对这些一向没兴趣,早早找个理由离开。在街上闲逛一晚,乘搭最后一班地铁回家,到了终点站已是晚上十点多。列车下来的人寥寥无几,大厅一片静谧。

      她居然还在,坐在那里,全身被乳白色的光笼罩。我终于抵挡不了内心的好奇,走到她面前。她马上站起身,警觉地看着我。我?#34892;?#23604;尬地对她笑,我不是坏人,我只是好奇,你为什么每天都在这里。她似乎松了一口气,唇角枯涩地翘了一下。我只是在看人的表情。看表情?我诧异。是的。我在画一本画集,画集的主人公是一个人,需要很多表情,所以我在这里观察。

      我?#34892;?#21507;惊,没想到得来的是这样的答案。其实我在这里的收获不大。她似乎没意识到我的异样,继续说,我看到的所有人都是一般模样,脚步匆促,神情淡漠。说完,幽幽地叹了一口气。我想,她一定来城市不久,否则,怎么会不习惯城市的表情。城市里,人早被喧嚣和浮躁淹没,哪里?#34892;?#24605;去随心所欲地?#22836;?#33258;己的喜怒哀乐?这次,我知道了她的名字。她说,她叫沐梓。

      遗失的地老天荒青岩又穿着一件?#24863;?#30340;皮夹克在镜子?#30333;?#26469;转去,不时靠近镜子捋捋新剪的刘海。他一定又要和女友去约会了。和他住一起的这么长时间,他平均每三个月换一个女朋友。他和我,?#31449;?#26159;不一样的人,他在这座城市活得很好。

      我对他说起沐梓,他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回头,对我诡谲地笑,你小子是不是动心啦?我哑然失笑。说实话,对沐梓,是有一点儿好感的。我?#19981;?#36825;种单纯的女子,对这个世界抱着一种来自本能的天真和好奇,又对城市的声色犬马、聒噪喧嚣持有戒心。

      再见到沐梓,我看到了她的画。画在素描?#26087;希?#29992;彩色的铅笔。一页一页翻过去,画的都是同一个人。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,大多数是翘着一边嘴角,笑容痞气而桀骜。这就是你画集里的男主角?我问她。

      是的。她点点头,可是我只画出了一种表情,别的表情,还没?#19994;?#36866;合他的。我把素描本合上,跟她开玩笑,人的表情不都是一样的么,喜怒哀乐,不过是脸上若干肌肉的组合排?#23567;?#27792;梓认真地摇头,眼睛里有异样的光芒一闪而过。不对,我的石头不一样。石头?没想到这个帅气的少年有这样难听的名字。她听了咯咯地笑,露出两颗白牙,说,是呀,他的名字是不好听。不过,他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    这次,沐梓似乎很兴奋,说了很多话,说关于石头的画集半年后就要出版了,还说出版社对她的作品很满意。?#19994;?#19968;次见到她笑得眯成一条缝的眼睛,这是这个城市少有的表情。

      这是青?#19994;?#19968;次带女孩回家。之前他从不会这样,所有的风流都被他扔在外面,和生活泾渭?#32622;鰲?#22320;上的衣裙鞋袜,从客厅进门开始,一直?#30001;?#21040;他紧闭的房门。我的心里忽然就积满了莫名其妙的愤懑。想用手砸房门,想了想,?#25925;前?#25163;放下来。

      进了自己的房间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脑海里总是想着隔壁的?#33618;?#19968;女。青岩和她,相?#35835;?#22810;久呢。也许,时间并不是问题,正如我和沐梓相识不过一个月,却已深刻于心。只是,青岩一向滥情,定是和以前一样的露水情缘吧。

      上了两个小时的网,终于听见敲门声。青岩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外面吃饭。开门,见到他用胳膊搂着一个女孩的肩膀,那女孩长得?#36824;?#20284;的小圆脸,带着小小的单纯和可爱。青岩看她的表情也与以往不同,洋溢着幸福和满足。他说她?#34892;?#20940;。

      我想青岩这次是真的动心了。识相地谢绝了他们的邀请,我继续呆在?#20381;錚?#21507;了泡面,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。电话响了,是沐梓的,言语?#34892;?#24528;忑,要邀请我去她那里看她的画。听我不作声,又怯怯地为她的唐突道?#28014;?/p>

      其实,迟疑是因为兴奋,我连忙?#31181;?#20303;心里的兴奋说了好,然后忙不迭地出了门。是在市郊的一幢破旧的小洋楼,楼体爬满了苔?#28023;?#22312;夕阳的余辉里泛着暖光。按她说的地址上了三楼,她已经倚在门框上等我。

      如我所想,沐梓一个人住。只是一间单房,除了床和一些必备的物品,就是靠在墙上的很多油画,都是那个叫石头的少年。或撇嘴,或皱眉,或开怀地笑。我在油画面前一幅一幅地走过去,那个叫石头的少年似乎和她素描?#26087;?#30340;有了一点不同,那表情似曾相识。

      正要问她,她却挽住了我的胳膊说谢谢,她的动作不带一点?#29992;粒?#26159;真的对我深怀感激。我的笑容僵在脸上,终于用手拍了拍她的手,说要说谢谢的是我,是你让我知道我还没有被这个城市湮没。

      青岩和那个?#34892;?#20940;的女子在一起很久了,这次完全没有分手的迹象。我想,这一次,他是真的爱了。不久,青岩说要和心凌搬到城市南端的一个小区,我?#34892;?#20260;感,却是真的替他高兴。只是,在他和心凌亲昵地坐上计程车的尾座,青岩高兴地关上车门的那一刻,我的心里?#25925;?#26179;过一丝惶恐。直到计程车在车水马龙里消失成一个小点,才微微舒了一口气。

      独自回到家,我躺在床上,等心跳恢复正常。我给沐梓打了电话,我说沐梓,我想找你。沐梓在那边静默了一下,说了好。

      这次见沐梓不是在她的家,是在游乐场的摩天轮下面。她一直抬着头看着摩天轮,以至于我走到她的身后,她也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。沐梓穿了干净素雅的棉布裙子,长发海藻一样披在肩上,像单纯的孩子。

      我试探着拍了她的肩,她似乎吓了一下,见了我,微微一笑,问,过几天的话,摩天轮会转吧。我看着旁边立着的那个“机器故障抢修中”的牌子,说,也许吧。离开前,沐梓用手掌?#20146;?#30524;睛,抬头认真地凝视了一下那些停在?#32617;?#30340;空空的坐舱,期盼地点了一下头,说,我想让石头坐在上面,笑容清澈地朝下面招手。

      那天,我带沐梓玩遍了除摩天轮以外的所有设施,沐梓很开心。但我?#31449;棵荒?#35828;出那三个字。我对自己说,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向她表白,而不是因为我?#34892;?#23475;怕,害怕说出来了,就意味着将要失去。之后的一段时间,我为自己的表白准备了很多,想了各种各样的方法,都被我一一否决。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,何况,在我爱的人面前。

      最终,我带了很多的照片,从小时到现在,各种各样的表情。我想为沐梓的画集提供更多的素材。我选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带着我的礼物到了沐梓的住处。在沐梓的门前犹豫良久,手指终于落在那面老旧的带着精?#36182;?#33457;的门板上,?#27426;?#38376;久久不开。我的心里浮起不祥的预感,把门砸开,我见到了倒在地上的沐梓,她的手里还拿着画笔,颜料撒在尚未完成的一幅油画上。那幅画里,石头正得意地把脑袋?#24189;?#22825;轮的坐舱里伸出来,未完成的笑容也是灿烂如葵花。

      沐梓醒来是在第二天的上午,那时太阳?#23853;?#21319;起。看见病床旁边的我,她皱皱眉,身体警觉地朝墙壁靠了靠,眼睛里有瞬间的惶惶然。过了一会儿,紧蹙的眉头才舒展开来,朝我虚弱地笑,说吓着你了吧。

      我摇头,并安慰她。医生说了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脑肿瘤,可以做手术切除。可是,会影响记忆力。也许,我很快就不记得你了。她笑着说,但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担心,更多的只是遗憾。我把她的手放在手心,心里的疼开始蔓延,眼泪开始往外涌。我转过身,不让沐梓看见我的眼泪。半个小时后,沐梓吵着要吃?#36824;?#25105;去买了后回来,她就不见了。医生说她坚持要出?#28023;?#21435;找另一家医院做手术,可是不愿意说出那家医院的名字。我愣在原地,哭不出声音。

      事实上,从见到她的素描本开始,我就知道她的真名并不叫沐梓,沐梓只是她的小名。她的画集,画的都是同一个人,那就是青岩,小的时候,他的小名就叫石头。我相信,她一定是青岩的青?#20998;?#39532;吧,他和她相约过未来,相约一起去坐摩天轮,一起乘搭地铁在城市的地底下游玩。直到青岩独自一人到了这座城市,在城市里的声色犬马里迷失,终于回不去。而沐梓,在等不到青岩又发现自己生了脑肿瘤后,便到了这座城市找青岩,她一遍一遍地画石头,不过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快把青岩忘记。

      而青岩,是依然深爱着沐梓的吧。心凌,和沐梓那么相像。他只是不自知。我想,在沐梓和青岩之间,我是一个道德低下的第三者,虽然严格来讲不是。但我没有告诉青岩沐梓的到来,完成沐梓的心?#28014;?#25105;爱沐梓,我不知道这值不值?#36855;?#35845;。

      总有一天,沐梓也会把我忘记吧。但或许这是好事,在没有青岩的世界里,我和沐梓的爱情才可以得到圆满。我坚信我会和沐梓重新遇见,重新相识。在地下铁,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在她画展举行的某个城市……因为,她画布上的那些表情,一定都是我的。她一定记得,我曾经为了她,真实地欢笑,担忧,以及红?#25628;?#30518;。

    分页:1 2 3 下一页
    故事精选
     
    小故事网,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,如有文章?#22336;?#20316;者权利,请联系本?#26087;?#38500;
    小故事,大道理,请记住本站域名“ www.xtbb.icu ”是“ 小故事 ”的汉语?#21254;?/div>
    新六合皇
    <li id="rdwo8"><tr id="rdwo8"></tr></li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rdwo8"></sup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li>
    <div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• <menuitem id="rdwo8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li id="rdwo8"><tr id="rdwo8"></tr></li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rdwo8"></sup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div id="rdwo8"></div>
  • <li id="rdwo8"><ins id="rdwo8"></ins></li>
    <div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rdwo8"><bdo id="rdwo8"></bdo></sup>
  • <menuitem id="rdwo8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  <dl id="rdwo8"></dl>
  • <li id="rdwo8"><s id="rdwo8"></s></li>
  • 财富小姐APP pp电子技巧 阿尔萨德队 福彩3d预测 比基尼派对免费试玩 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免税店 瓦伦西亚华对赫塔菲 切尔西欧冠赛程 悉尼fc上海上港录像 盛女的黄金时代 折江20选5开奖结果 熊之舞串词 堡垒之夜第七赛季第七周任务 赫塔菲vs莱加内斯结果 nba火箭vs快船 圣埃蒂安主教练